存款退款、消费限制…OFO的困境,共享自行车产业的缩影

发布日期:2019-09-27

    ofo的困局,共享单车行业的缩影

    

      北京12月21日电(张旭)共享单车龙头企业之一的ofo和其创始人戴威烦心事不断。

    

      遭遇用户挤兑式退押金的事情还没处理完,ofo主体运营公司和戴威收到了法院的“限制消费令”,不得乘坐飞机高铁、旅游,甚至不得租赁高档写字楼、宾馆、公寓等场所办公。

    

      21日,交通运输部也表示已经介入,“正督促ofo畅通退押渠道、优化退押流程,加快线上退押进度。”

    

      现实中,ofo的困局,只是共享单车这一年来剧变的一个缩影。

    

      草莽年代

    

      用一句话形容过去两年的共享单车市场,就是“疯狂融资,野蛮投放”。

    

      一直明争暗斗的摩拜和ofo,两家领头羊企业的融资总额超过33亿美元,2017年投放超过3000万辆单车。

    

      据中国自行车协会数据,中国每年自行车内需在2500万辆左右。这意味着,仅摩拜ofo两家订单就超过了往年全国内需总量。

    

      这种恶性竞争不仅拖垮了众多二三线品牌共享单车企业,摩拜和ofo也成融资的“无底洞”。

    

      2017年下半年,酷骑单车、悟空单车、3Vbike单车、町町单车、小鸣单车、小蓝单车等共享单车企业先后倒闭,全国各地共享单车坟场里各种颜色单车堆积成山。

    

    

    

    合肥某小区荒地成自行车坟场。张俊 摄

    

      多家共享单车企业用户的押金无法退还,引发一次又一次的用户维权事件,野蛮生长的共享单车留下了一地鸡毛。

    

      “三国杀”

    

      随着2017年下半年众多小品牌的倒闭,玩得起这个牌局的玩家不多了。2018年初,共享单车市场迎来了三国鼎立的时代。

    

      3月13日,ofo完成8.66亿美元融资;4月4日,摩拜单车37亿美元卖身美团;4月13日,成立1年多的哈啰单车获阿里和复星集团7亿美元注资。其中ofo和摩拜占据了中国共享单车行业90%以上市场份额。成立不到两年的哈罗单车从二、三线城市入手登上行业第三的位置。

    

      共享单车行业表面是“三国杀”,背后却是免押金与收押金两种模式的对抗。

    

      哈罗单车是业界最早开始免押金的,从2017年9月试水大学生免押到2018年3月全国范围芝麻信用免押,免押金一方面避免了用户押金被挪用的风险,另一方面又倒逼公司探索可持续的发展方式。

    

    

    

    哈啰单车停放点。应新睿 摄

    

      哈罗单车每辆车折旧成本6毛钱,每天运维成本3毛钱,单车每天骑行一次就足够支付成本。全面免押金之后,哈啰单车两个月内注册用户增长70%,日均订单量增长100%。2018年7月,哈罗单车COO韩美表示,“哈罗已日订单量超过2000万,近2400万。”

    

      相比哈啰单车,摩拜卖身美团后,结束了烧钱扩张的疯狂,美团对摩拜提出了精细化运营的要求。

    

      12月19日,摩拜创始人胡玮炜接受采访时透露,摩拜已将近7个月时间几乎没有投放新单车。而7个月前正好是美团收购摩拜的大致节点。

    

      2018年6月,在美团支持下的摩拜跟进哈啰,采取了免押金策略。而一直没能解决融资、股权等问题的ofo则反其道而行,结束和芝麻信用的免押金骑行服务。

    

      至此,ofo成为三国大战里唯一一家收取押金的企业。

    

      押金之问

    

      共享单车行业的押金,自其诞生起一直都是容易引发关注和争议的问题。

    

      押金本来是一种预防性收费,避免用户对商家造成损坏,应该专款专用。挪用“专款专用”的用户押金却成了行业潜规则。

    

      2017年倒闭的酷骑单车共欠押金10亿元,还曾经挪用4亿元用来造车。另一家倒闭的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曾表示,“我也想过(动用押金),如果没想过那是骗人的。”

    

      共享单车用户押金被用于造车或者支付运维成本用,成了变相融资的手段,用户押金成为商家金融资产的一部分。

    

      现在,ofo因为用户押金,面临了同样的问题。

    

    

    

    ofo创始人戴威。

    

      2017年11月,戴威曾公开表示,ofo拥有2亿用户。初期ofo押金为99元,2017年6月后上涨至199元。以99元计算,ofo的用户押金规模在200亿元左右。扣除与芝麻信用合作期间为3000万用户免除的40亿押金,ofo的用户押金规模仍应有160亿元。

    

      据界面新闻报道,半年前的一份ofo资产负债表显示其用户押金余额仅35亿元。尽管ofo表示押金随时可退,但用户频频遭遇退押金难只能说明彼时ofo挪用押金或已超百亿元。

    

      城市交通专家徐康明说,ofo用户退押金的遭遇,说明企业违背了押金专款专用的原则,侵害了用户权益,政府需要对押金加强监管,避免被挪作他用。

    

      21日,交通运输部表态,正督促ofo畅通退押渠道、优化退押流程,加快线上退押进度,切实保障用户合法权益,将会同相关部门密切跟踪关注事情发展动态。

    

    

    

    4月7日,北京朝阳区一ofo共享单车维修点车满为患。中新社记者 崔楠 摄

    

      ofo在17日上线的退款系统不到24小时排号突破1000万,待退押金在10亿元以上。而在此前,很多人在网络上反映提交了两个多月的退押申请,至今未能成功。因线上退押困难,大量用户还到ofo公司总部排队现场要退押金。

    

      19日,戴威在内部信中说,不会逃避,将为ofo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为每一个支持ofo的用户负责。

    

      只是连连碰壁后,ofo真的能不辜负上千万还在排队,苦苦等待退押金的用户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