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丑走进医院只为变戏法?治病他们是认真的

发布日期:2019-09-27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作者凌武娟医院里的儿科总是哭声最多的地方。孩子们对“白大褂”的恐惧似乎像是天生的,一听到要打针,立马哇哇大哭。医生、护士、家长了为孩子“那一针”可谓手忙脚乱。但医院里有这么一群人,不仅能“治哭”,还能逗笑,甚至能将那些因为脑损伤、瘫痪等各种情况无法交流和行动的孩子唤醒。他们就是医疗小丑。图片来自图虫创意医疗小丑“唤醒植物人”在多伦多Holland Bloorview Kids Rehabilitation Hospital(儿童康复医院)的病房里,几个小丑在准备变身:瑞奇(Ricky)穿着吊带裤,戴着螺旋桨的帽子;弗拉普博士(Dr. Flap)穿着实验室外套,戴着飞行员的帽子。和其他小丑不一样,他们看起来并不吓人,是特殊的医疗小丑(Therapeutic Clown)。对于医疗小丑来说,“装愚蠢”是一项严肃的工作。弗拉普博士的扮演者海伦·唐纳利(Helen Donnelly)有数年的小丑表演经验,但是在Holland Bloorview Kids Rehabilitation Hospital工作与他平时表演的目的不太一样:让孩子们“离开”复杂治疗的现实世界,进入他们可以“控制”的想象世界。海伦·唐纳利是世界上最早的医疗小丑之一。他们第一次注意到医院的孩子还是在2007年左右,当时那些孩子因脑损伤、出生缺陷、中风或癫痫无法行动或说话,有些甚至像“植物人”。海伦·唐纳利和她的小伙伴们扮成小丑,用各种各样的技巧去逗孩子开心,例如即兴创作歌曲、耍弄围巾,吹出巨大又闪闪发光的气泡,假装狼吞虎咽吃东西等等。如果遇到了残疾比较严重的孩子,他们不会立马进行表演,而是给孩子时间,静静地等个15秒、30秒。在看到孩子眨了眼或转了头,他们会去猜测那代表什么意思。因为孩子们无法表达,而且对有些人来说,小丑可能看起来很可怕。所以他们有时候也担心。“我们怎么知道没有伤害到这些孩子?”唐纳利说,“如果他们无法表达,我们又怎么知道自己就是受欢迎的呢?”图片来源:Holland Bloorview Kids Rehabilitation Hospita带着这些疑问,他们去寻找“解铃人”——医生。然而和医生们讨论的结果不尽人意:医生和他们一样被难到了。“我们可以理解与这些孩子互动的难度,”当时还是工程专业博士生的Stefanie Blain-Moraes回忆说。这场临时讨论会却让Blain-Moraes促成了她的发明——将算法与生物传感器配对产生她称之为生物音乐(biomusic)的东西,让家长和医生理解孩子无法与人沟通的情感和情绪。也正是这项发明,证明了医疗小丑的存在对这些孩子起了作用。Blain-Moraes花了多年时间尝试弄懂这些孩子可能会感受到的东西。他们情绪激动时经常伴随生理变化——出汗或脉搏加速,但严重残疾的孩子却不会给出任何信号。于是,她又试着模仿经典心理学,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孩子们的名字,奈何运气也不佳。她还曾让家长带上孩子喜欢或讨厌的玩具或物品,看看能否让孩子们产生足够的情绪反应从而引起身体反应,但同样一无所获。而这些医疗小丑却成了最好的刺激源。当医疗小丑为那些连接着传感器的孩子们表演时,Blain-Moraes看到了那些她一直在寻找的反应。“我们认为他们处于植物人状态,无意识,也无法感知这个世界,但是因为这些小丑,他们的身体有非常明显的回应。”Holland Bloorview Kids Rehabilitation Hospital的医疗小丑项目(Therapeutic Clown Program)于2005年设立,已经从单人医疗小丑治疗模式发展成双人医疗小丑治疗模式。每周二、三、四医生医疗小丑团队会定期向医院患儿提供小丑医疗服务。图片来自图虫创意医疗小丑犹如戏剧疗法据Psychology Today报道,小丑治疗或医疗小丑不同于那些只是进入医院为患者加油或逗乐的小丑,医疗小丑更像戏剧疗法(drama therapy),能帮助患者发现他们内心的“小丑”。一旦这个内心“小丑”出现,这些患者就会接受日常生活中的矛盾,找到新的沟通方式。2018年2月,The Arts in Psychotherapy杂志刊发了一篇文章。作者研究了小丑治疗在药物成瘾患者中长达十几年的治疗效果。这项研究项目得到了以色列社会福利部(Israeli Ministry of Social Welfare)的支持。研究对象是药物滥用后出现身体戒断症状、人格障碍以及具有药物成瘾犯罪行为史的患者,多为男性,年龄在20~60岁之间,包括犹太人、阿拉伯人、基督徒和德鲁兹人。在调查了70名研究对象后,以色列社会福利部公布小丑治疗具有以下效果:改善患者与家人特别是子女的关系;加强患者平衡生活和超越冲突的能力;无需药物或酒精,可改善患者情绪的“灵活性”;患者具有更好的应对能力;增强患者的问题解决能力;提升患者的成就感和对个人优势的关注;增强患者自我意识;提高患者的自尊心;患者对别人更能敞开心扉。虽然该研究主要针对的是药物滥用领域的小丑治疗,但作者认为这种医疗小丑干预可能对其他疾病患者也有用。首次在1998年发文称医疗小丑具有治疗潜力的心理健康治疗师Cheryl Carp表示,事实证明,医疗小丑可改善残疾人、危机青少年和其他边缘化群体的生活质量。图片来自图虫创意国内医疗小丑的发展医疗小丑或小丑医生在世界其他国家已有30多年的发展史,在以色列、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以及欧洲国家已经成为一个非常严肃且专业的职业。以色列是最早将小丑医疗服务职业化的国家之一,一些知名高校甚至开设了医疗小丑专业,各大型医院都驻有职业的小丑医生为有需要的患者提供小丑医疗服务,受过训练的医疗小丑们已经受聘成为医疗团队的成员之一。据公开资料显示,目前我国四川、广东、山东等地有小丑医生团队。例如,广东省妇幼保健院于2013年在国内首创“小丑医生”志愿服务项目;“四川小丑医生团队”成立于2015年,由四川省人民医院、成都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共同发起;山东省首支“小丑医生”志愿团队——济宁市第一人民医院“小丑医生”志愿团队于2016年成立,现已被患者和社会大众所熟知。美中不足的是,国内小丑医生团队多为志愿者团队,成员来自各行各业,发展数量非常有限,距离职业化还有很长一段路。现代医疗逐渐向“生物——心理——社会”模式转变,小丑医生的出现就是最好的说明。小丑医生用各种表演、游戏、笑话等手段为患者带去了欢声笑语,也为患者提供精神支持,通过交流帮助患者更好地配合医务人员的工作,使患者在治愈疾病的同时保证良好的精神状态和社会功能,可有效减轻医务人员与患者的沟通负担。当前中国医患关系日趋紧张,医闹、伤医事件不断,或许小丑医生就是医患之间良好的“和事佬”。而其职业化也显得越发重要。参考资料:1. These children can neither move nor speak. Clowns and engineers are trying to listen to their inner worlds(STAT)2. Therapeutic clown program(Holland Bloorview Kids Rehabilitation Hospital)The Benefits of Clown Therapy(Psychology Today)